棉兰华文报纸《好报》宣布停刊

4月28日《好报》发表创办人、社长邱怡平致读者的文章《一个交代《好报》走进历史》,宣布面世12年的《好报》将于本月底停刊。

全文如下:
敬爱的读者,再过三天,面世了12年的《好报》就要走进历史,再也不能和各位敬爱的读者见面了。从此,世界上再也没有每天都在提醒年青一代“孝顺父母,尊敬长辈”的华文报纸了。

关掉这份《好报》,我的心里很疼,非常纠结,因为我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——明明知道会血本无归——尤其是在纸媒(media cetak)日走下坡,被网媒逐日取代之际——我为了先父邱公秉发生前的一句交代:“办起中文报!”,于是,我斥资办了《好报》,希望能为印尼苏北的华族同胞点起一盏华夏文化的微光的灯。

我从来没想过要藉这份华文报牟取利润,因为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,如果《好报》能够自供自足,那已是邀天之幸了。所以,《好报》出版12年来,我一直无怨无悔的赔钱。

12年来,《好报》没有令我失望,因为耳边传来的总是褒多于贬的人言。我知道,《好报》工作人员从下到上无不战战兢兢,克尽厥职。内容方面,曾有朋友告诉我,读了《好报》,更加了解印尼本国的国情人文、经济潜能和民意动向。

我相信,这是因为编辑部拥有一支精锐的翻译队伍,把印尼文的新闻文章翻译成华文介绍给读者。可惜,这些也将仅仅成为历史的资料了。

最近三年前,电子媒介或网媒在本地的普及化,无论在新闻报道或广告方面都对报纸(纸媒)造成非常大的冲击,结果,报纸销量和广告的刊登逐日下滑,真的陷入了入不敷出的境地。

大约一年前,《好报》的出版已经成了公司财政越来越重的财政负担,首先是新闻纸和印刷油墨价格的高涨,加上了成反比的报纸销路和广告刊登量,繁浩的日常营运开支都成了作为一个报业集团领导人的我煞费心神,无比煎熬的功课。

这条坎坷还没有走过,今年初在世界各地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,蹂躏了各行各业的生机,更如雪上加霜般重压在我的肩膀上。从来都不肯认输屈服的的个性,原本还想再硬撑下去,甚至曾在《好报》员工春节团拜时强调,这份华文报必须坚持下去。但自己内心有更大的声音提醒我,纸媒生存的空间已经微乎其微,这不是《好报》的问题,而是全球报业的命运问题,纸媒终究会被网媒或互联网所取代,走进历史,将来成为博物馆陈列物之一。

苏北地方能读懂华文的同胞本已不多,而且多是乐龄长者。年轻一代的华报准读者,却又迟迟未能接棒。在这一块,后浪推前浪成了我和《好报》同仁很奢侈的期待。

我终于接受了“长痛不如短痛”的逆耳忠言,横下心来,宣布《好报》在三天后,也就是2020年4月30日正式停刊,走进历史!

那天,我对总编辑钟俊仪说:”做这个决定,我的心很痛!”

他也说:是的,很痛,痛。

但形势所趋,我们又有什么挽救的良策?

最后,我在这里向所有的读者、广告刊户、赐稿文友及热心支持中华文化发展的社会贤达鞠躬致谢。希望将来形势好转,或许我们还有重来的期许!

http://www.haobaodaily.co.id/news/read/2020/04/28/218247/#.Xqiqh2kxVkw

转发一下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